揭假洋文凭当面套路:买来假文凭后进行“真认证”_北京黑森林品牌营销顾问有限公司

 

 

  1391 0752 743
E-mail:bfbrand@163.com
956639146@qq.com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产品服务
 + 培训课程
 + 思想观点
 + 战略管理
 + 数字营销
 + 品牌传播
 + 市场创新
 + 品牌优势
 + 联系我们

 

 

 主页 > 新闻中心 >

 

揭假洋文凭当面套路:买来假文凭后进行“真认证”

 

时间:2017-07-17 12:19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第二看台

  本报记者 李 艳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里,主人公方鸿渐四年倒换了好几所大学,在伦敦?巴黎?柏林随意听了几门课,最后不得已从一个在美国的爱尔兰人那里买了一张“克莱登大学”的假博士文凭。从此,克莱登大学成了假洋文凭和国外“野鸡”大学的代名词。

  而最近的一则新闻却让我们知道,原来假洋文凭早已经与时俱进,你甚至不必出国,只要花钱,就能直接在国内拿到国外大学的毕业证,最重要的是,这个毕业证不仅跟真的长得一样,而且还能通过教导部留学服务中心的官方认证。

  说起来花钱买文凭这事已经传了许多年,但人们都以为是黑中介坑蒙拐骗的手腕而已,未曾想真能与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内外夹攻,来个“真认证”。要知道这一认证程序是专门针对学历真假难辨的问题而设立,留学生们回国的第一件事件就是认证学历,因为这是所有用人单位聘请人才的主要依据。

  如斯说来,文凭的“真假”还真说不清晰了,虽说是假文凭但却是真认证。

  元培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洪文在接收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现,涌现这种情形的原因从基本上来说仍是伟大的市场需求。这个需求群体,有出国留学但没有获取学位、学历证书的留学生,也包括没有出国留学阅历,但希望获取留学文凭而为本人“镀金”的人。

  宏大的消费需求直接催生了这个扭曲的市场。洪文说,由于目前留学目标国中有部分没有跟我国签订互认通道,因此无法实现学生信息资源的共享,需要认证中心以人工方式与对方学校获得接洽,从而验证学生留学信息的真伪,而恰正是在这个环节,给了某些不法分子可趁之机。留学学历学位认证上的大破绽,让人们看到了监管制度的缺失。

  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中介公司是无法独立完成认证任务,因为绕不开认证中心这一环节。因此可以确定的是,认证中心内部有“内鬼”,双方存在着隐秘而宏大的利益链。换句话说,中介公司和认证中心内部人员充足利用制度的漏洞,完美地复制了留学认证的整个流程。

  从《围城》描写的弄个假洋文凭到高校混职位的1930年代到现在,这么多年从前,假文凭还是这么“吃香”,甚至“套路”越来越深,这背地的原因引人沉思。洪文认为,这种风气的发生并不是偶尔的。国内对留学依然存在着某种盲目的迷信和夸张,许多招聘单位对留学经历的要求和推崇更是促使很多人把留学文凭看出了证明本身价值的重要佐证资料。

  中科院一位青年研究员告知科技日报记者,他毕业后就到中科院工作,迄今已是十几年,他的后辈们根本上都是海归,而且都是顶着青年千人方案等头衔回来的,给的各方面待遇都很好。

  “确真实一些范畴,不是海归没法混。这一切会让那些没有才能或前提获取洋文凭的人铤而走险,寻找能够 伪造诱骗的门路,并愿意为此付出极高的代价”,洪文说。市面上,一张这样的假文凭要卖到15万人民币甚至更高,这项业务不是某一家中介在做,也不是刚呈现的新事物,当面是巨额的好处链条。

  要转变现状首先就是割断利益链??相关部门需要增强监管工作,完善认证工作流程和审核制度,尽可能消除利益交流的渠道和空间。洪文提议从两端着手,一方面要对学历造假者采用严惩办法,将其列入诚信黑名单,对其学习、工作和创业进行针对性的限制。另一方面,留学认证中心、中介公司中涉嫌学历造假的相关职员,必需依法追究。

  在他看来,这都算是治标的行为,假如要治本,解决之道是要在全社会进行价值观的有效引导,踊跃施展舆论的导向和监视作用,赞助人们建立正确的教育观和法律观,从而消除留学造假滋生的泥土。

上一篇:喷火“防狼神器”热卖 卖家称:轻者烫伤重者毁容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3-2014 版权所有 黑森林品牌营销顾问  京ICP备13004059号